2020/02/25 10:58:25,顾辰霖报名了ART新人巡回赛2020春季第7站Abarth500@Vallelunga    2020/02/25 09:33:56,王炯驾驶Abarth500 assetto corse在 瓦莱伦加赛道 做出了一个新的个人最快圈速:01:52.259    2020/02/25 03:25:45,胡晋慈报名了ART新人巡回赛2020春季第7站Abarth500@Vallelunga    2020/02/25 02:52:13,轩尼诗驾驶Abarth500 assetto corse在 瓦莱伦加赛道 做出了一个新的个人最快圈速:01:52.970    2020/02/25 00:47:48,战洋驾驶Abarth500 assetto corse在 瓦莱伦加赛道 做出了一个新的个人最快圈速:01:53.281    2020/02/25 00:46:43,许子由驾驶Abarth500 assetto corse在 瓦莱伦加赛道 做出了一个新的个人最快圈速:01:53.208    2020/02/25 00:36:20,徐浩驾驶Abarth500 assetto corse在 瓦莱伦加赛道 做出了一个新的个人最快圈速:01:57.140    2020/02/24 23:17:12,黄唱驾驶Abarth500 assetto corse在 瓦莱伦加赛道 做出了一个新的个人最快圈速:01:53.834    2020/02/24 23:04:21,林青潼驾驶Abarth500 assetto corse在 瓦莱伦加赛道 做出了一个新的个人最快圈速:01:53.990    2020/02/24 22:59:39,付聪驾驶Abarth500 assetto corse在 瓦莱伦加赛道 做出了一个新的个人最快圈速:01:53.163  
真实赛车

汉密尔顿希望国际汽联确认新的交战标准

motorsport.com  发表于 2019.09.17 15:24:48 | 阅读: 392 | 评论: 0   

刘易斯·汉密尔顿对于查尔斯·勒克莱尔在意大利大奖赛中的“激进”防守动作没有太大意见,只要国际汽联能够明确今后车手们在交锋中可以采取的动作。


不久之前,赛会干事的判罚十分严厉。但是,今年加拿大和法国两场比赛的多次争议性战斗事件后,在“让他们比赛”的呼呼声中,赛会干事在进行裁决时的尺度明显发生了改变。

汉密尔顿在赛后国际汽联的新闻发布会上,提到了判罚一致性的问题。之后,他在梅赛德斯车队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,他并不认为判罚尺度改变本身有问题,而是希望得到国际汽联对车手的行为可以有明确的说法。

“我认为没有问题,如果我们现在能够这样比赛,那么我就会这样去比赛,”五届世界冠军说,“只要我们知道,你被允许不让出一辆赛车的宽度,你现在不需要那么做。”

“只要你不反驳我们,只要我们得到确认,如果有人在哪里,我们可以跑得靠外一点,而你顶多只会受到警告,那么可能你只需要这一次就能把对手挡在身后。”

“只要这一点清楚,是我们今后的标准,那么没问题。我只需要知道在战斗中可以怎么做就行,对其他人来说也一样。”

如果放在过去,勒克莱尔的动作很可能让他吃到加时的处罚,那就意味着汉密尔顿仍可能获得胜利。作为实际的“受益者”,勒克莱尔承认他的行动与从奥地利大奖赛起“硬碰硬”受到鼓励有关。

“我认为从奥地利起,很清楚的是你可以在防守和超车的方式激进一点,而这是我们车手激进的本能,”法拉利车手说,“我相信奥地利帮我改变了态度。今天正是对亏这一点,我设法赢下了比赛。当时显然处在极限的极限,但是我很高兴能这样比赛。”

“非常诚实地说,我知道他完全处于右边。他的刹车有一点早,我认为是因为他不想尝试外侧。我感觉我给出了一辆车的宽度,但是我还没看过录像。我确信当时有一辆车的宽度。”

“我认为如果我们可以硬碰硬,那么就是好事。我还没有看过图像,所以我没法对此做出评论,但是总体而言,我对可以更狠一点的争夺,感到高兴。”

本场获得第三名,外加最快单圈时间带来的一分,让汉密尔顿在积分榜上领先队友63分。原先,如果他在上周日获胜,那么理论上车手年度冠军争夺最早可能在日本结束。

值得一提的是,英国人坦言如果与勒克莱尔的战斗发生在他锁定锦标赛头衔后,那么他的做法会不同。“我可以不移动,那么我们就会相撞。”

本文转载自motorsport.com 原文地址


  发表评论 / 查看原文

合作伙伴